首頁 重要消息 社會 時政 教育 財經 健康 青年説 政策解讀

冀中平原“鑽林專家”紀清巨傾注畢生心血培育林木良種

來源:未知 作者:河北青年網 人氣: 發佈時間:2020-12-21 21:11:03

  他先後獲得省部級科學技術獎7次、市級科學技術獎11次,發表學術論文30餘篇。


  他於2001年起開始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2014年被授予“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20年11月24日被評為“全國先進工作者”。


  他就是紀清巨,被同行稱為冀中平原的“鑽林專家”。

  人物檔案


  紀清巨,1985年7月參加林業工作,現任滄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林木種苗工作站站長、正高級工程師,著名的林業專家,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


  左圖為11月24日紀清巨當選“全國先進工作者”時的留影。


  搞科研不達目的不罷休


  2020年11月24日,紀清巨被評為“全國先進工作者”。


  跟紀清巨認識30多年的同事胡富香激動地告訴記者,“紀清巨非常熱愛林業工作,總有一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勁兒,取得如此榮譽也是他付出辛苦和汗水換來的。”


  紀清巨生長在滄州市一個擁有多年棗樹栽培歷史的農村,自小就對棗樹情有獨鍾。


  1985年,從河北林學院經濟林專業畢業的紀清巨,來到了滄州市林業科學研究所,從事林業科研工作。第二年5月,他申請加入“金絲小棗密植速生豐產技術研究”課題組。


  為了儘快解決稀植、樹體高大、不易管理等傳統方式造成的棗樹結果晚、產量低、效益差等問題,紀清巨和課題組成員一頭扎進南皮縣大樹金村種植的60畝棗樹林裏。


  苗木選擇、密植栽培、澆水施肥、修剪枝杈、打藥除蟲……紀清巨都親力親為。在他的字典裏,根本沒有周末、節假日,每年有7個多月時間都“長”在棗林裏,為了早日實現棗樹速生豐產豐收,無論家人還是朋友,誰都拉不出來,這一干就是5年。


  堅持到底首創國內紀錄

  ■紀清巨(中)和同事調查苗木生長情況


  “當時,食宿條件非常艱苦,可以説是居無定所,鄉里、村裏、老百姓家裏都吃過住過,每天還要到2公里外的棗樹林裏進行科研攻關。”紀清巨説,其實他也苦過、累過、徘徊過,但是他最後堅持了下來。他形容當時的工作情景:天一放亮,課題組的成員就鑽進棗樹林裏,等到天黑鑽出棗樹林時,戴着帆布手套的手磨出了繭子,胳膊酸得抬不起來,渾身泥土、頭頂枝葉、滿臉汗跡,就像是剛出山的“野人”。


  經過多次試驗與示範,小棗密植技術終獲成功,並取得三年見果、四年畝產小棗370公斤的成效,比傳統棗樹豐產期提前8~10年,一舉達到了國內先進水平,榮獲1991年度林業部科技進步三等獎。此外,他們還運用籬壁型早果優質豐產栽培新技術,把棗樹枝條綁在籬架上助產,取得了國內3年畝產金絲小棗927公斤、好果率達98%、畝純收入5000餘元的首創紀錄。


  35年來,紀清巨在棗樹早果速生豐產栽培技術研究以及棗樹新品種選育等方面取得了15項科研成果,選育出多個棗樹優良新品種。他主持參與完成的多個項目獲得了省市級科技進步獎。


  為了第一手數據,他被曬成醬紫色

  ■紀清巨(左一)查看引進的林木新品種


  搞科研,數據調查很重要,只有翔實而科學的數據,才能有科學真實的結果。“我們林業科研,有它的特殊性,就是對季節、時間的要求很嚴格,有時錯過一次調查時間,就可能延誤一年。因此,每當到了數據調查的時候,不管颳風下雨、高温酷暑,我都要按時進行,不誤戰機。”這是紀清巨經常説的話,他是這麼説的,也是這麼做的。


  為了儘快蒐集到優良抗鹽鹼樹種資源,2005年,紀清巨用了近一年時間,跑遍了湖南、山東、河南、山西、陝西等國內20多個省份。


  在新疆期間,正值七八月份,天干氣燥,高温炎熱,他每天都要隨車跑上幾百公里,一個多月的時間下來,考察調研了全疆十幾個苗圃場和胡楊、小葉白蠟等多處原始森林,掌握了第一手的數據,他的皮膚也因此曬成了醬紫色。“我選擇引進的小葉白蠟、沙棗、圓冠榆、裂葉榆等多個抗鹽鹼樹種,現在已經累計種植面積達到2萬多畝、近100萬株,鹽鹼地終於綠了起來。”紀清巨自豪地説。

  ■紀清巨(右一)鑽進林子裏搞科研


  帶病工作,選育出新品種


  林木良種選育需要鑽入林子測量樹木生長數據。


  抗鹽鹼樹種選優一般都在夏季進行,週期長、見效慢、程序多,過程非常複雜。


  為了提高效率,紀清巨把實驗室搬進林子裏,在炎熱夏日鑽進密不透風的林子裏一株苗、一棵樹的做選優數據調查,然後將登記下來的數據、樣品再進行多次比對、歸類、建檔、儲存。


  一天下來,汗水把衣服浸濕不知多少回,有的時候身體幾近虛脱,紀清巨也只是坐在樹下喝幾口水,休息一會兒,再接着幹。“我記得是2014年8月初的一天,天氣悶熱,正值選優重要階段,他顧不上休息,由於工作時間長中了暑。大家都勸他把病養好,他卻忍着鑽進林子裏接着幹。”胡富香説。


  紀清巨憑着這股子拼命勁兒,多年時間裏,通過多次的試驗調查、數據對比、優中選精,與中國科學院、河北農業大學等專家合作選育了海杞、鹽杞、海檉1號、鹽山1號等4個抗鹽鹼林木新品種,大大豐富了滄州市的抗鹽鹼地樹種資源。


  為扶貧工作,他手把手教技術


  “我們這大多是鹽鹼地、沙土地,糧食產量低,也沒有什麼自然資源可利用,許多農民收入非常低。”滄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辦公室副主任楊俊傑説。


  紀清巨主動請纓,“看看能不能在林木種苗技術方面做點什麼,幫一下貧困户,讓他們早點兒富起來,為扶貧事業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


  2015年,紀清巨與駐村工作組選擇把獻縣高官鄉陳高官村作為扶貧重點村,結合該村的特點和實際,從林業產業方面入手,幫助該村22個村塑料大棚調整了種植結構,部分種植了桃、冬棗等經濟林木,取得了很大的經濟效益。“他深入貧困村無償為羣眾傳授林木種植、修剪、防疫等技術服務幫助,現場一對一講、手把手教,直到解決問題。”楊俊傑説,紀清巨把電話和微信告訴村民,隨時為他們解答問題,不厭其煩地講解,直到對方弄明白為止。


  紀清巨還積極爭取林業工程資金,利用項目資金帶動羣眾扶貧。他共申請林業專項資金1000餘萬元,在相對貧困地區,建設了5處林木良種基地,經濟效益顯著。


  要為綠色事業貢獻全力


  河北省共有11處國家級林木良種基地,滄州市就有2處。


  滄縣國家棗樹良種基地始建於1988年,佔地558畝,收集棗樹種質資源643份,每年生產良種接穗6萬根,是我國規模最大的棗樹良種基地,其建設管理水平居國內領先。


  鹽山國家抗鹽鹼樹種良種基地是我國唯一的抗鹽鹼樹種良種基地,目前收集樹種29個,保存種質資源153份,培育了抗鹽鹼白榆新品種鹽山1號,每年生產抗鹽鹼良種苗木20萬株,優良穗條15萬根,為滄州市鹽鹼地綠化提供了大量優良苗木。


  這兩個基地就像紀清巨的“孩子”,傾注了他畢生心血。但別人誇他時,他卻説:“我的成績是和同事一塊兒努力幹出來的,也有他們的一半,在今後的工作中,我要使勁幹好自己的活,研發、培育和引進更多的林木優質新品種,為綠色事業盡獻自己的力量。”


  ■文/本報記者張蕾通訊員王鐵軍楊俊傑


  ■供圖/河北省林業和草原局


  


責任編輯:河北青年網